您現在的位置 保險頻道->最新資訊

保險業正在探索保險助推金融扶貧新模式

2016年05月31日 來源:中國經濟時報

  編者按

  近年來,面對復雜的國際國內經濟金融形勢,中國保險業的世界排名卻從2011年的第6位上升至2015年的第3位,國際影響力和制度性話語權不斷增強。在2015年《財富》世界500強排行榜上,有6席來自中國保險業,中國成為全球最重要的新興保險大國之一。

  但是我國當前仍面臨著社會保障的諸多矛盾與風險。商業保險作為風險管理的基本手段,對于化解社會風險、服務國家現代治理、構筑民生保障發揮著重要的作用。

  采訪嘉賓

  姚慶海:中國保險學會會長

  鄭秉文: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

  王 和:中國人民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副總裁

  當前,我國保險業的國際影響力不斷加大,在國內,也正以往年從未有過的姿態進入國家戰略層面,逐漸成為我國經濟社會發展總體布局中的重要組成部分。隨著經濟新常態和我國老齡化時代的到來,我國保險業將面臨哪些挑戰與機遇?并將如何應對?本期圓桌論壇特邀保險業界知名人士圍繞該話題分別從不同的角度談談各自的觀點。

  商業保險在國家現代治理方面發揮著重要作用

  中國經濟時報:作為我國保險行業的高端智庫,你如何看待我國保險業的發展現狀?

  姚慶海:我們先從一組數據來看,2015年全國保費收入2.4萬億元,同比增長20%,行業發展速度創7年新高。我國保險公司總資產規模由2011年底的6.01萬億元增長至2015年底的12.4萬億元。近5年年均增幅超過1萬億元。與此同時,保險業服務經濟社會發展全局的能力不斷增強。2015年,提供風險保障達1718萬億元,給付賠款8674.1億元;與國計民生密切相關的責任保險、農業保險、健康保險也以19.2%、15.1%和51.9%的增速增長,說明保險業在服務經濟社會發展全局的廣度、深度和質量不斷提升。

  從近年密集出臺的一系列政策也不難看出,國家對保險業的重視程度正在加大,已被逐步納入到經濟社會發展全局及國家治理體系統籌規劃中。其中,2014年8月 《國務院關于加快發展現代保險服務業的若干意見》對于促進保險業快速健康發展和服務經濟社會全局都具有里程碑意義。同年11月,《國務院辦公廳關于加快發展商業健康保險的若干意見》再次高度定位商業健康保險在深化醫藥衛生體制改革、發展健康服務業的功能。2015年7月,《關于推進商業保險服務軍隊建設的指導意見》首次從國家層面對商業保險服務軍隊建設作出制度安排。中央“十三五”規劃建議和“十三五”規劃都對充分發揮保險功能作用、服務經濟社會發展全局和國家治理能力建設提出明確要求。

  在理論研究方面,中國保險業學會探索并創建了風險與保險實驗室,修編《中國保險通志》和編纂了《中國保險史》,為保險業的發展提供了智力支撐。

  中國經濟時報:保險種類繁多,在我國保險業服務國家治理體系的總體布局里,你認為哪些險種相對更為重要?

  姚慶海:在我看來都很重要。國家治理涉及到經濟社會發展、民生保障的方方面面。近年來,保險業在服務國家治理、服務民生保障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

  比如填補社會保障缺口方面,商業保險積極參與社會保險的經辦,一方面通過大病保險,極大地緩解了看病難、看病貴等問題。另一方面廣泛參與基本醫保、養老的經辦服務,提高管理運行效率。截至2015年底,商業保險經辦大病保險覆蓋人口9.2億,345萬大病患者直接受益,患者實際報銷水平提高10-15個百分點。商業保險在全國327個縣市參與經辦新農合和城鎮居民基本醫保,服務人數達8547萬,受托管理資金80.3億元。

  其次是參與第二支柱年金保險的投資管理,通過發展責任保險化解社會矛盾糾紛、服務社會治理;通過建立巨災保險制度完善我國防災減災體系建設。今年5月,我國巨災保險制度又邁出關鍵一步,出臺的《建立城鄉居民住宅地震巨災保險制度實施方案》標志著以地震為突破口的巨災保險制度即將開始實踐探索。在支持實體經濟上,也有力地促進了外向型經濟的發展。

  此外,商業保險還充分發揮出破解養老困局的作用。我國已經進入老齡化社會,養老保障的總體替代率水平較低,養老保障壓力巨大,如果把養老主要責任落在政府和企業上,將無法滿足養老保障多樣化需求。在今年國務院《關于金融支持養老服務業加快發展的指導意見》中提到的“開展個稅遞延型商業養老保險試點,繼續推進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養老保險試點”,再次為商業養老保險指明了方向。

  建立中國特色“多層次混合型”養老保障體系是最佳路徑

  中國經濟時報:提到商業養老保險,中國社會科學院會同中國保險學會在 《中國養老金發展報告2015》中,對我國商業養老保險進行過深入研究,作為該課題的主要負責人,你能否談談我國養老保障體系的頂層設計?

  鄭秉文:構建中國特色“多層次混合型”養老保障體系將是我國社會保障制度的必然選擇,也是我國養老保障體系發展模式的最佳路徑,更是落實“發展職業年金、企業年金、商業養老保險的多層次養老保障體系”國策的實際行動。

  “多層次”意指國家、企業與個人共同支撐的三支柱養老保障制度框架,而“混合型”指養老保險制度、老年救助制度、慈善事業和社會力量扶老助殘的多種養老資源參與的老年安全網絡,是一種養老基金、保險基金和財政轉移支付多種融資來源的PPP型養老保障模式。“多層次”即指三支柱養老保障制度。其中,第一支柱基本養老保險制度是國家帶有強制性的養老保險制度;第二支柱是企業主建立的養老保險制度即企業年金制度,屬于自愿性;第三支柱是包括由商業保險機構提供的商業養老保險,主要是以養老風險保障、養老金管理和養老金融服務等以個人養老賬戶制度為主要內容的制度。

  中國經濟時報:那么如何評判這三種養老保障制度的實施效果?新常態下,構建“多層次混合型”養老保障體系將對我國國家治理現代化起到哪些作用?

  鄭秉文:在“多層次混合型”制度中,作為第一支柱基本養老保險“一柱獨大”的趨勢十分明顯;第二支柱養老金的稅優政策(EET)趨于不斷完善過程當中;第三支柱商業養老保險稅優政策從2007年提出到現在,歷時十載,呼之欲出。

  但由于稅優政策缺位,第三支柱是一個十分明顯的短板,離“多層次混合型”的制度目標存在很大差距,甚至從這個角度看,商業養老保險稅優政策的力度、商業養老保險的發展前景、如何設計和實施商業養老保險制度等,都是評判能否實現中國特色“多層次混合型”養老保障體系的重要指標。

  因此,在新常態下,構建中國特色“多層次混合型”是經濟增速換擋之后財政收入壓力加大的現實需要,是未來保持企業競爭力和國家競爭力的必然要求,也是塑造可持續性良好和長治久安的社會保障體系的必由之路,它意味著商業養老保險將發揮重要的不可替代的作用。具體來說,應該發揮五個作用,即個人和家庭商業養老保障計劃的主要承擔者、企業發起的養老保障計劃的重要提供者、社會養老保障市場化運作的積極參與者、養老服務業健康發展的有力促進者、經濟增長和金融協調發展的穩定支持者。

  中國經濟時報:在中國特色“多層次混合型”養老保障體系里,商業養老保險應具有哪些主要功能,并將如何具體實施?

  鄭秉文:至少有五個功能:一是商業養老保險應成為個人和家庭商業養老保障計劃的主要承擔者。保險公司可以通過個人自愿型、創新稅收遞延型、住房反向抵押型養老保險等方式,參與到個人和家庭商業養老保障計劃建設,讓商業年金產品成為個人和家庭商業養老保障計劃的首選形式,為減少老年貧困和實施精準扶貧作出特殊貢獻。具體而言,就是要盡快建立體現商業保險的長期照護保險計劃并有政策性的突破;“失獨”家庭的政策性商業養老保險應逐漸提升保障水平;住房反向抵押養老保險應發揮政府擔保機制來引導市場發展。

  二是應成為企業發起養老保障計劃的重要提供者。商業保險機構在企業年金市場的地位十分重要,目前,10家企業年金基金法人受托機構當中,來自保險系統的就有5家。5年以來,這5家機構受托管理的企業年金資產份額一直維持在全行業的70%左右。在21家企業年金基金投資管理人里,有4家來自保險系統,近5年管理的資產基本份額也接近40%。2015年開始實施機關事業單位養老保險制度,要求建立職業年金計劃,企業年金計劃待遇年金化發放或成為未來的發展方向,保險機構在年金化發放和供給上具有絕對優勢,可以滿足不同參保人的多樣化需求。

  三是應成為社會養老保障市場化運作的積極參與者。主要體現在三個領域:第一,參與社會保險經辦。我國社會保險參保人數規模龐大,社會保險經辦機構人員編制和辦公經費負荷壓力十分突出,商業保險參與社會養老保險經辦服務,既是必要的,也是可行的。第二,參與社會養老保障基金投資運營。2015年《基本養老保險基金投資管理辦法》中確定采取“直投+委托”的模式,必將擴大投資管理人的隊伍,而保險業的資產管理公司在企業年金基金投資方面積累的經驗,將迎來參與投資運營的新機遇。第三,商業保險機構參與社會養老保障專業化服務,可以為基本養老保險及其行政主管部門和經辦機構提供相應的專業化服務,這既是PPP的重要體現,也是公共采購的重要體現。

  四是應成為養老服務業健康發展的有力促進者。“新國十條”提出要“創新養老保險產品服務”、“支持符合條件的保險機構投資養老服務產業,促進保險服務業與養老服務業融合發展”,明確現代保險服務業與養老服務業可以相互促進發展。商業養老保險在促進養老服務業發展上具有獨特優勢。未來,養老服務業無疑將是“朝陽產業”或“新的利潤增長點”之一,在資本運作、產品創新和金融創新方面對養老服務業走向產品大眾化和客戶高端化有著難以替代的促進作用。

  五是應該成為經濟增長和金融協調發展的穩定支持者,將有益于優化金融市場結構,實現消費與投資的平衡增長。

  中國經濟時報:商業養老保險在我國的養老保障體系里起到哪些作用?

  鄭秉文:在稅優政策的支持下,第三支柱養老保險資金規模必將不斷擴大,對行業進步和社會經濟發展起到的作用也將越來越顯著。當前,包括商業養老保險資金在內的保險資金投資范圍不斷拓寬,涵蓋了股票、債券、股權、不動產、私募股權基金、貨幣市場基金等各類金融工具,商業養老保險可以成為經濟增長與金融協調發展的互動機制及創新性制度設計,還蘊藏著商業養老保險基金的無限商機。發展商業養老保險,一方面可以為社會各行各業的參與者提供合理的養老保險產品與養老資金保值升值之道;另一方面,可以積少成多地以多種創新形式助力國家經濟增長與金融協調發展,為經濟增長和金融協調發展提供資金保障和支持。

  探索保險助推金融扶貧新模式

  中國經濟時報:新常態下,作為金融業的重要組成部分,我國保險業都有哪些創新的舉措?

  姚慶海:事實上,保險業一直在不斷地為改善民生保障而創新。對于扶貧工作,也一直在積極努力。保監會主席項俊波在今年兩會期間答記者問時提到“保險業是扶危濟困的行業,直接面臨最廣大的貧困人口和弱勢群體,要在精準扶貧上有所作為”,并指出未來保險業將主要通過大病扶貧、農險扶貧、補位扶貧和產業扶貧來做好應對重大疾病風險、農業風險的保險扶貧工作。

  具體可以通過與基本醫保、商業健康保險、醫療救助、慈善救助等制度的互補聯動,提供“一站式”結算服務的大病保險服務;針對失獨老人、留守兒童、殘疾人士等貧困人群設計新的風險保障服務,提高扶貧資金使用的科學性和精準性;針對農民普遍存在貸款難的問題,通過保險機制把種植業、養殖業、林業等重要領域納入保障范疇,解決“貸款難”和“擔保難”的問題,促進農村金融的可持續發展。

  中國經濟時報:關于扶貧保險方面,相信工作在一線的你更有深切的體會,能否談談相關情況?

  王和:我國農業保險自2007年開始成為全球第二大農業保險市場以來,到2015年,參保農戶達2.29億戶次,承保農作物達14.5億畝,玉米、水稻、小麥三大口糧作物平均承保覆蓋率超過70%。支付賠款260.08億元約占農作物直接經濟損失的9.7%,保險賠款已經成為農民災后恢復生產和災區重建的重要資金來源。與此同時,構建了農村保險服務網絡,國內已建成農村基層服務網點2.3萬個,協辦人員40萬人,農業保險鄉鎮覆蓋率達93%,村級覆蓋率達48%。

  中國經濟時報:近年來,我國農業保險得到國際保險業的高度關注,被譽為“世界農業保險典型模式之一”。從農村經濟發展的總體趨勢看,農業保險還有哪些拓展空間?

  王和:就農業保險而言,還將有繼續擴大覆蓋面和提高“三大主糧”的保障空間,讓保險延伸到農業生產的各個領域。在做法上要從產品入手,構建更合理的產品體系,從維護農民利益出發,完善服務評價體系,進一步規范管理經營,增加農業保險品種。還應重點關注價格保險、制種保險、漁業保險、農房保險等領域,拓展地方特色險種、指數保險和“保險+期貨”試點。

  從未來農村經濟發展的總體趨勢看,保險將被賦予和加載更多更新的功能和作用,從基礎的經濟補償向防災減災、社會管理、扶貧開發、擔保增信和輔助市場調控等綜合功能拓展。

  中國經濟時報:本屆政府將“扶貧”作為一項中心工作,提出了要“打贏脫貧攻堅戰,實施扶貧開發”戰略,習近平總書記也曾提出“要做好金融扶貧這篇文章”。你認為保險業在農村扶貧,尤其是在開發扶貧、精準扶貧和普惠金融方面將有哪些作為?

  王和:解決“三農”問題尤其是農村貧困問題,無疑是我國當前和今后一個時期的重要任務。如何做好金融扶貧是金融行業面臨的共同問題和挑戰,我認為保險業更應該在金融扶貧中發揮出更多的作用。

  保監會副主席陳文輝不久前在 “北大賽瑟論壇”上提出過“金融扶貧,保險先行”的觀點,認為保險在扶貧方面具有體制和機制優勢,它是建立在社會經濟互助原則上,以概率論和大數法則為基礎,通過對資金、時間和空間維度來分配經濟補償。對農業的經濟補償、信用增信、直接投資功能,以及對優化扶貧資源配置、完善金融扶貧服務鏈都具有實現意義。

  中國經濟時報:國家提出的扶貧有兩個特點,一是開發扶貧,二是精準扶貧,你認為保險公司在扶貧方面將發揮哪些作用?

  王和:保險業在扶貧工作中有三個優勢。一是可以放大扶貧資金使用效應,優化扶貧資源配置,提高扶貧資金的低效現象。二是通過保險的市場化運作和第三方管理來推進精準扶貧。如甘肅省秦安縣開展精準扶貧“兩保一孤”困難群體保險試點,充分發揮了保險機制對特困患病家庭救急、救緊、救命的快捷補償作用。在寧夏開展關愛貧困單親母親的公益項目,為1000名貧困單親母親投保10萬元保額的女性安康團體疾病保險,累計提供風險保障1億元。三是能夠拓寬金融扶貧領域發揮增信功能。通過貸款民生脫貧、產業脫貧項目提供支持,緩解農村金融瓶頸。比如,寧波市以服務農戶為主,自2009年試點以來,已經累計支持6000家農戶和小微企業,獲得貸款104億元。

  中國經濟時報:國務院副總理汪洋曾經說過,“保險服務扶貧開發有其獨特優勢”。具體而言,我國保險業扶貧工作的關鍵是什么?

  王和:我認為主要抓住三個關鍵環節。一是抓住產業發展和農民增收兩大脫貧致富的關鍵,積極開展農業保險,推進產業扶貧。二是抓住疾病、災害,積極開展人身和財產安全保險,推進民生扶貧。三是抓住成本高和風險大的信貸難題,積極與銀保合作,發揮保險增信功能,為貧困地區農戶提供無擔保、無抵押的小額貸款,探索保險助推金融扶貧的新模式。比如,中國人保開展的農業“政銀保”項目達55個,單個項目平均承保貸款總規模約1.5億元,近期建立了50億元的“支農支小”專項資金,用“助貸”方式直接為農戶提供小額融資貸款。

  中國經濟時報:我們注意到,今年以來保險業加大了在扶貧開發、精準扶貧和普惠金融的投入力度,對此你有哪些思考?

  王和:保險扶貧的關鍵在于強化責任意識和勇于開拓創新。保險業應站在國家角度看待“三農”問題和貧困問題。未來我國的經濟增長點在農村,誰能贏得農村市場,誰就贏得主動。我的建議是,在農業生產領域開展“訂單+保單”兩單模式,鼓勵龍頭企業開展訂單農業并提供充分的保險,讓這些龍頭企業可以利用保單質押進行融資,為農戶提供生產資金。一旦發生損失由保險公司支付賠款,農戶無需償還資金,銀行的信貸風險也能有效轉移。

  

定位胆后一投注技巧 阿鲁科尔沁旗| 柳江县| 民县| 龙里县| 高陵县| 安仁县| 宝兴县| 清原| 阿拉善左旗| 永宁县| 宜都市| 彭阳县| 砀山县| 京山县| 屏东县| 南澳县| 许昌县| 阜宁县| 桓台县| 五大连池市| 大渡口区| 三江| 台东市| 博罗县| 定西市| 阿克| 涟水县| 长沙市| 万州区| 凌云县| 武清区| 榕江县| 汉源县| 桂平市| 海原县| 聂荣县| 道真| 尼木县|